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老公出轨不承认还恼羞成怒(嫁豪门1年丈夫出轨还家暴)
老公出轨不承认还恼羞成怒(嫁豪门1年丈夫出轨还家暴)

文|素一

中国古代流传一句话是这样说的:红颜薄命、丑女有福。

在古代,“红颜”之所以被和“薄命”联系到一起,也并非没有道理。

一方面,在男权社会下,女人因为长的漂亮,她们的美貌往往沦为男人弄权牟利、攀附权贵的筹码,因为美貌而成为一枚棋子任人摆布,最终成为牺牲品的女性大有人在。

另一方面,美貌对女人来说还是把双刃剑,因为美貌得到男子青睐的同时,她们也会遭到同性的嫉妒甚至是陷害,比如深宫中妃嫔之间的斗争,就是最好证明。

来到现代社会,拥有美貌的女子在生活中也不乏各种困扰,但说到底,爱美之心人皆有之,拥有美貌并没有错,而决定自己是薄命还是福命的关键,还是要看如何正确对待自己所拥有的美貌。

接下来要介绍的故事主人公,就是一个美貌与智慧并存的女子,但她并非天生睿智,而是在经历了人生中的各种变故后,彻悟了美貌于自己而言到底是什么。

01

1965年的冬天,在辽宁省丹东市一个普通家庭中诞生了一个女娃,取名叫于小慧。

在她出生后父母又陆陆续续为她添了2个弟妹,在这个6个孩子的家庭中长大,于小慧比同龄人要更早熟,更懂得心疼父母,帮助他们照顾家中的比自己小的孩子。

六七十年代长大的孩子,由于当时社会政治、经济环境的不稳定生活是非常动荡的,同样成长于这个年代的于小慧也没能幸免于难。

然而当于小慧长到十六七岁的时候,她的美貌和光芒再也掩藏不住,无论是亲属还是周围的邻居,都劝她的父母说,像她这样的美人坯子,拥有这样姣好的容貌、傲娇的身材不应该浪费了,应该去报考艺校。

1983年,带着对未知的好奇和欣喜,于小慧和邻居阿姨借了一双高跟鞋,穿着粗布的裤子,扎起马尾,带上发带,打扮时髦的去参加了沈阳话剧团的面试。

结果一到面试地点,她高挑的身材、一头长发、加上少女的清新气质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,大家奔走相告,现实版的喀秋莎来了。于是,于小慧就这样,凭借自己优质的外在,赢得了面试老师和所有人的青睐,顺利的成为一名话剧演员。

进入话剧团后,于小慧因为长的漂亮、身高170、穿着打扮还特别的时髦,受到了身边无数人的关注。剧团里的领导,更是把她当做未来的台柱子一样培养,每天下班后,晚上还安排3个小时让不同的老师给她补习表演相关的课程。

然而美貌给她带来关注和重视的同时,也让她第一次体验到了什么是伤害。

彼时还初入社会没多久的于小慧,对男女之事知之甚少,甚至以为拥抱和接吻就会生孩子。这样单纯懵懂的她,没有意识到因为她张扬的美貌,早已让心怀不轨之人对她起了恶念。

当时话剧团的一个有点小权利的组长,虽然已婚,但对于小慧的美貌惦记已久。在一次剧团演出的后台,灯光昏暗之处,于小慧正在候场,这名男性就突然从背后抱住于小慧,并对她上下其手,于小慧拼命挣扎,愤怒之下给了他一个大耳光,才慌忙逃出。

这之后,于小慧在剧团里的正常演出在一段时间内受到了各种阻碍。给出的理由荒唐至极,说她有小资作风、或者说她影响了风气之类。

但即便有过这样的阻碍,也没能阻止于小慧在剧团中火起来,最终成为台柱子。

随着后来于小慧登台的机会不断增多,她优秀的外貌和气质,吸引了更多的追求者,这其中也包含一个200多斤的高干子弟。

高干子弟对于小慧的钟爱毋庸置疑是始于颜值的,一开始于小慧的家人都反对他们交往,毕竟一个花一般的少女,和一个人高马大,200多斤的胖子站在一起,怎么看都不般配的。

但于小慧最终还是在对方的热烈攻势下屈服了。

当剧团的门口停了一辆小汽车来接她下班,全剧团的人都从窗户伸出头来羡慕、围观她时,于小慧不否认,当时的虚荣心膨胀到了极点。

试想一个普通人家的姑娘,有市长之子在追求,谁不羡慕、谁能轻易推开。从小没有得到过更多物质的普通人家的孩子,在这份优待和荣光摆在眼前时,她是无法拒绝的。

尽管对爱情和人性充满懵懂,但于小慧还是很快她接受了这个满足她一切虚荣心的男人。

20岁那年,于小慧以为自己找到了真爱,在周围人的羡慕和祝福声中她和这个男子走入了婚姻。

在别人都住的是平房、普通居民楼的时候,她已入住到了有花园、有菜园,楼上楼下的大别墅之中。

然而,此刻的于小慧却不知道,即使是走入婚姻,也最终也没能让她成为这个别墅的主人,在看似幸福婚姻表象下,因为地位的悬殊,前面还有更大不幸正在等着她。

02

在中国人传统的家庭观念里,女性嫁为人妇后,就要为了家庭适当的牺牲自己,相夫教子也是为了维持美满的家庭生活,无可厚非。

带着这些质朴思想的于小慧,在婚后为了讨好丈夫,尽心尽力的履行着自己作为人妻的责任,并努力的适应着在高墙之下,高干家庭大家族的集体生活。

每次上班前,她要把早餐给家人都做好,还要按照婆婆的指示去喂鸡,干好所有的家务。

时间久了,于小慧才意识到,婚后的生活不仅不是她想象的那么美好、甚至要糟糕百倍。

不仅在她们结婚的时候没有举行过隆重的婚礼,而且因为自己演员的身份,婆婆对自己也从没有善待过,隔三差五的要给她穿小鞋。喂给鸡吃的鸡食,婆婆总是一会嫌她准备的多了,一会嫌她准备的少了,夏天天气很热,她在家随口说一句天气真热啊,也要被婆婆冷嘲热讽一番,“就你们演员知道天气热啊”。

而平时家里收到的别人送礼的礼品、包括养了那么多只鸡下的鸡蛋,全部都被婆婆藏在自己的床底下,从来没拿出来跟大家分享过。

这种恶婆婆和小媳妇之间的戏码还有很多,但如果夫妻同心,于小慧也不至于闹到离婚的地步。

但更糟糕的是,在于小慧怀孕期间,丈夫居然出轨了,于小慧当时非常生气,找他理论他还不承认。恼怒之下,于小慧想把腹中的胎儿拿掉,但是不管她是蹦跳深蹲、还是因为不小心走路掉到了大坑里,孩子就是没被拿掉,于小慧也不敢去医院做流产,最后孩子还是生了下来。

生下儿子后,于小慧搬离了那个大别墅,住在自己的小家里,但是丈夫和他的家人对坐月子期间的于小慧不闻不问。月子里,她一边照顾刚刚落地的孩子,一边还要给自己做饭吃。

一次丈夫好不容易回家一趟,于小慧一边抱着孩子哄睡、一边质问他到底什么时候能不在外面沾花惹草,丈夫不但不承认自己在外面有外遇的事,还对于小慧的追问恼羞成怒,一个拳头挥过来,把于小慧的鼻子打的鲜血直流。

至此,于小慧终于看清了这个男人的本质,于是带着儿子离开了那个家,躲到了话剧团的哺乳室里一个人艰难度日,而这个男人对于小慧母子完全不管不顾。

在离家出走的那一刻,于小慧的心里多多少少还期望着她的婚姻会有转机、或者至少这个男人会对自己的亲生骨肉会有一丝的怜悯,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,却让于小慧凉透了心。

03

在于小慧搬去单位,孤儿寡母生存最艰难的时候,她身边只有自己的亲姐姐可以依靠。

80年代,国内的经济发展各方面还十分匮乏,甚至使用电器都受到限制。于小慧一个月的工资收入微薄,为了养活孩子,她每顿饭只吃没有肉的套餐,8分钱一份。

为了给孩子冲奶粉,于小慧经常偷偷的屋里使用电热水壶。而那时候还经常有专人来巡查,看是否有人偷偷用电器,查到了还会没收电器。

一次,于小慧刚刚烧开了水,听到门外有人来查,于是她赶紧把电水壶放到了儿子的小床上,用身体遮挡住,结果7个月的孩子在大人手里乱蹦乱跳,儿子不小心一只手勾住了热水壶的线,线拉出来水壶,滚烫的水把孩子的半个胳膊都烫伤了。

到了医院,医生说必须紧急植皮手术,否则孩子的胳膊皮肤可能会萎缩。最后没办法,7个月的孩子全麻,从大腿上刨下一片肉植入烫伤处。

话剧团的同事们知道于小慧一个人带孩子的艰难,打电话给她的先生,让他至少过来送点奶粉钱,结果电话那头传来男人的回复是“我不管,她不是能耐吗?那让她自己挣钱去啊。”

最终,于小慧终于还是对这段婚姻死心了,她提出了要起诉离婚,并要求对方支付孩子的抚养费。但无奈,对方的家庭背景位高权重,连法院都是不得不被他们控制着。

于小慧最后得知,如果想要通过离婚分得家产,那就必须把儿子归还给他们,否则的话就1分钱别想拿到,就得净身出户。

在那样艰难的时刻,于小慧想到的是如果要把儿子送回去,将来让他在后妈的手底下生存,就一万个不放心,最后她在姐姐的支持下,勇敢的选择了净身出户。

20岁出头的小姑娘,面对着要照顾儿子,维持两个人生活的重担,于小慧才真正明白,自己需要的是什么。

在她最无助的时候,话剧团的同事给她介绍了一份好差事,一个来自新加坡的歌舞团要请一个人做主持,于小慧接下了这个活。主持一场节目给3000块钱,于小慧连着主持了8场,有了这笔收入作原始积累,于小慧开始拼命赚钱。

一开始,听说倒卖电风扇一台可以赚300块,于小慧就到处联络奔走,80年代末还没有太多的大票现金,买风扇的人都是拿着一堆10块钱去买,1000台电风扇转手的差价就是30万,一袋子的现金都是10块钱,于小慧数钱数到手软。

后来听说上海的对虾供不应求,于小慧又坐着拖拉机,寒冬腊月的去丹东的海边市场倒卖水产。

再后来,积累的钱多了,于小慧在丹东开了自己的迪斯科舞厅,因为当时这样的娱乐场所非常少,舞厅的门都被挤破了。因为舞厅大受欢迎,于小慧又和合伙人租了更大的场子,要拓展事业,但生意越做越大,手里的资金就不够了,于小慧开始到银行贷款。

一开始,银行的工作人员看到一个年纪轻轻的女人,一张口就贷款几十万都有些怀疑,到后来去了她租的场地、又看了她的注册资质和事业规模,都认为非常有潜力,贷款也成功了。

就这样,在不断的打拼和摸索中,于小慧在96年已经开上了100多万的奔驰车,成了第一批下海成功的商人。

后来她的事业又跨界到了饮食酒店行业,并落户到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深圳,成为深圳榜上有名的特殊引进人才。

当于小慧生意越做越大,手握重金,财富等身之时,于小慧却彻悟了另一个人生道理。

04

一边在生意场上翻手是云覆手是雨、一边在演艺事业上不断突破自我的于小慧,从来没有一刻停下来,而这些年来,她最大的欣慰和成就既不是赚到的钱、也不是演绎上取得的认可和辉煌,她最满意的是自己培养了一个优秀的儿子。

刚刚和丈夫离婚的时候,一个月的工资只有70元的于小慧,跑到裁缝铺学习剪裁,又去卖布的摊位上专门买人家卖剩下的边角料,给儿子一针一线的缝制童装。

儿子上幼儿园的时候,永远是班上穿的最漂亮的一个。

当孩子一天天慢慢长大,于小慧发现儿子的性格有些内向,为了弥补孩子没有父亲在身边的缺失,于小慧在生活里扮演起父亲的角色。

她不仅带着儿子到公园里耍刀玩枪,还跟话剧团的男演员学习武打动作,晚上下班就和孩子一起练习,誓要把儿子培养成一个小男子汉。

为了让孩子增加胆量,她让儿子爬上很高的滑梯往下滑,自己还一遍遍克服恐惧亲身示范。后来儿子还在妈妈的帮助和引导下学会了游泳和跳水。

2002年,儿子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辽宁省的一所重点高中,但于小慧却希望儿子能更早的独立起来,希望他不要被眼下舒适的生活环境束缚,为了孩子的未来着想,于小慧把15岁的儿子送到了英国求学。

初到国外,儿子经历了各种生活上的困难和考验,但最终他还是坚持了下来,因为他知道自己对妈妈来说的重要性,他知道妈妈最大的心愿就是把他培养成一个自强自立的男子汉。

经过7年的留学生活,儿子再次回到国内,俨然一个成熟的大人,不仅在事业上拼尽全力,反过来还能照顾自己的妈妈。

儿子也一直希望妈妈在感情生活上能有新的依靠,但于小慧独身多年一直没再遇到一个合适的男人。

05

在大小荧幕上奋斗多年,于小慧给观众留下了很多经典的荧幕形象,其中有《汉武帝》中美艳动人的卫子夫、也有《和平年代》中温柔恬静的慕容秋、也有《东方》中大气端庄的宋美龄。

于小慧是个悲情的女人,20岁刚出头就遭遇豪门婚变,一个女人独自带着儿子闯荡半生;但同时于小慧又是个智慧的女人,因为就算年纪轻轻就栽了跟头、吃了苦头,她却没有向命运低头,而是选择勇敢的面对,克服一切困难、抓住了机遇,得到了自己想要的,最终过上了完全由自己掌控的生活。

初入社会,美貌对于小慧来说是敲门砖、是垫脚石,让她从一个普通人一跃成为重点培养的演员、成为官宦人家的媳妇,但最终于小慧明白了,美貌这把双刃剑也同样阻碍了她的发展,让她在剧团里遭人暗算、在家庭生活里被排挤和嫉妒、在婚姻里被轻视和践踏。

幸运的是,于小慧的幡然醒悟来的很快,很及时,在认清了只有个人的能力才是立身之本这个道理之后,于小慧迅速的抓住了一切机会,从虚幻的、矜持的世界里走了出来,大刀阔斧的和真实的人性、现实的生活做较量,最终用她的果敢和决断战胜了死气沉沉的生活。

世人最怕的就是遇见美貌与智慧并存的女子,因为这样的女子最难驾驭,也最知道自己的优势,并懂得如何去利用。

而最可悲可叹的也往往是只徒有虚表,外貌美艳,内心却空虚如一包稻草的女子,这样的女子往往在遭遇了命运坎坷之后,不知道如何翻身,甚至自甘堕落。

生活在现代社会,外在美与不美虽然也重要,但是比起外在的美,内心是否强大、是否有自己的方向和目标、是否有生活的企图心和冲劲是决定一个女人可以走多久、走多远的关键因素。

所以,女孩们,无论你是否满意自己的外在,但请先让自己的内心丰盈起来,因为这才是支撑你真正独立、强大的关键。

也祝福于小慧,愿她一切都好。

-END-

蒙城县鸿泰再生资源回收有限公司  电脑版  手机版  蒙城县乐土镇胡庙村三里胡51号